农民工社会心理问题根源于农民工的边缘化地位

目前看来,近几年来,各级党委、政府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改善农民工的就业和生活环境,维护农民工的权利。但不可否认,广大农民工在作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他们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方面仍处于边缘化的地位。

政治边缘化。农民工无法拥有所在城市居民所拥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等民主权利和城市社会管理参与权,缺乏政治参与和沟通的正常渠道与机制。一是公民权利得不到应有尊重。农民工处在城市政治权力的边缘,无法在生活就业的所在地履行公民权力。要履行公民权力,就得回原籍去,但实际上他们已不可能回去。因为在这座城市里,他们已经有了第二代,甚至第三代。二是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农民工在劳资关系中处于弱势地位,他们的合法权益很容易受到侵害。还存在着不签订劳动合同、不能按时足额发放农民工工资、变相强迫加班、延长劳动时间、不提供妇女产假和产期工资等现象。三是大多数人游离于社会政治组织之外。农民工因为制度化身份游离于社会政治组织之外,缺乏政治参与和沟通的正常渠道与机制。各级工会组织虽然加大了农民工的入会力度,但农民工的入会率还较低。决定重大事项的企业职工大会,农民工基本上无权参加。有的企业、单位还没有成立农民工党支部,导致许多流动党员找不到组织,不能过正常的组织生活。

经济边缘化。农民工与本地居民同工不同酬的现象仍存在,而且农民工职业稳定性不高,工资水平增长缓慢,劳动条件恶劣,以制造业、建筑业和传统服务业就业为主,往往是城市中经济收入最低的群体。一是工资收入低而劳动时间长。近些年来,城市职工工资水平逐年提高,但由于进城农民工越来越多,劳动力市场呈结构性过剩,农民工工资增长较慢。中国社科院《中国社会和谐稳定研究报告》调查结果显示,2005年农民工的月平均工资为921元,远低于城市工人的1346元,27%的农民工月工资在500元以下;农民工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为56.6个小时,远多于城市工人的47.9个小时,有1/4以上的农民工每周工作时间在61-80个小时。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1年平均工资主要数据显示,2011年外出农民工月均收入首次突破两千元大关,达到2049元,但农民工的收入仅为本地城镇职工平均工资水平的30%。二是农民工多为非正规就业。农民工主要集中在服务业、商业批发零售业、工业企业、餐饮服务业和建筑装璜业等劳动密集、低技术水平的行业,大多从事非正规劳动。农民工的非正规就业,原因不完全在于这些行业,而在于农民工的身份。农民工的非正规就业还表现在享受不到双休日、法定节假日、8小时工作制等;农民工大多没有经过正规的技能培训,主要从事技术含量不高的低水平重复劳动;缺乏正规的劳动保护,工作环境较差。三是职业稳定性较差。农民工调换工作比较频繁,并不意味着他们有更多的择业机会,恰恰相反,是意味着他们在就业方面缺乏稳定性。农民工也缺乏就业经历的累计,随着时间的流逝、年龄的增长,他们在就业竞争中失去优势。总之,农民工是一个收入偏低、生计困难的群体。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必将沦为新的城市贫民,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社会边缘化。农民工与本地居民在就业、医疗、养老、教育等方面的待遇存在较大差距,城市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享受程度较低。一是公共服务缺位。近几年来,中央出台一系列政策,要求公平对待,保护农民工合法利益,把农民工及其所携家属的计划生育、子女教育、劳动就业、妇幼保健、卫生防疫、法律服务等列入政府和社区的责任范围,将相应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各地也做了大量工作。但由于受城市公共资源的限制,各大城市尤其是农民工较多的城市,在住房、子女教育、公共卫生等方面还难以全面覆盖农民工。农民工的基本活动场所在城市,但由于没有城市户籍,往往被排斥于城市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等体系之外。二是社会保障缺失。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社会和谐稳定研究报告》调查结果显示,除低工资和超时劳动外,农民工的社会保障覆盖率也远远低于城市工人,有养老保险的占16.3%,有失业保险的占6.2%,有医疗报销待遇的占28.4%。对农民工来说,城市社会保障的“门槛”太高、覆盖面太小,许多人连最基本的社会保险都没有,包括工伤保险。特别是危险行业,一旦出了大的工伤事故,最后只能由政府“买单”。三是社会管理缺失。农民工进城以后,由于常年在外地工作、生活,实际上失去了对其户籍所在地农村社会管理的参与权,同时由于并未在城市获得被认可的社会角色,无法参与当地公共事务的管理,难以获得其工作和生活的城市社会管理的参与权。而且现行管理体制,往往对城市流动人口和农民工进行防范式、管制式管理,而没有把农民工当作城市的主人和管理的主体力量。

文化边缘化。农民工与本地居民在思想观念、文化心理、生活习惯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难以在文化上融入城市主流社会。一是社会心理隔阂。由于农民工的制度化身份,加上来自于制度的、社会的、文化的、观念的偏见,造成农民工对城市社会的融入困难。农民工对城市归属感的缺失使他们难以产生主人翁意识,对城市和城市居民产生排斥心理。二是思想观念差异。农民工原先大多生活在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内地农村,文化水平不高,进入城市以后,仍然维持原有的思维方式、思想观念,显得与城市发展节奏格格不入。有的农民工在城里工作多年,但在生活方式和社会认同上,还是趋向农民,趋向乡村。三是文化生活贫乏。由于游离于城市主流文化之外,且工资收入不高,生活开销较大,生活来源不稳定,农民工大多没有经济能力进行文化娱乐消费,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据调查,看电视几乎成了他们仅有的文化生活。目前城市里适合农民工文化层次、生活特点、消费水平和文化需求的文化设施和文化活动还较少,一般娱乐场所又消费不起,农民工精神文化生活比较单调贫乏。

分享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