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何谓“城市学”?

    上世纪80年代中叶,钱学森先生提出了城市学这一重大课题,当然这个课题在国内不是钱学森第一个提出来的,但是正是由于钱学森先生的影响以及钱学森先生所建立的方法才使城市学有了重大突破。钱学森先生认为城市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要用系统科学的方法,科学系统地对城市进行研究。我们完全赞同钱学森先生的判断。钱学森先生是杭州人,我们感到很自豪,我们成立杭州国际城市学研究中心,举办一年一度城市学高层论坛,特别是把“城市学研究优秀成果征集评选活动”的最高奖项,命名为“钱学森城市学金奖”,这都与钱学森是杭州人有一定关系,更与钱学森倡导城市学有紧密关系。我们认为:城市学是一门从整体上研究城市产生、运行和发展的综合性学科,也是一门统领城市科学各分支学科的新型学科。从某种意义上讲,城市学既是“城市系统学”,又是“城市生命学”。之所以说它是“城市系统学”,是因为城市是一个自我组织、自我调节的“巨系统”,是自然、城、人形成的共生共荣的“综合体”。之所以说它是“城市生命学”,是因为城市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有起源、有发展、有演变、有兴衰,也有人文精神、有性格特征、有文化意蕴、有个性魅力,有其自身发展的内在规律,有着自己的生命信息和“遗传密码”。正因为生命不同、精神不同、个性不同、文化不同,才创造了一个个鲜活的城市。通过城市学研究,我们可以感受城市的生命存在,分辨城市的生命容颜,把握城市的生命脉搏,识别城市的性格差异,倾听城市的情感诉求,捕捉城市的精神意象,进而发现、把握、应用城市的生命信息和“遗传密码”。
      我们认为,要高质量地推进城市化,就必须坚持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经营、研究“五管齐下”,而城市研究是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经营的前提、先导和基础。在去年杭州召开的第二届城市学高层论坛上,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原院长徐匡迪说:“要破解中国‘城市病’需要规划好、建设好、管理好、经营好城市,这是每一个城市管理者都要面对的问题,作为一个曾经的特大型城市的管理者,我认为更为关键的是要从发展战略高度研究好城市,只有研究好城市才能规划好、建设好、管理好、经营好城市。如果我们在理论战略上思路不清晰,那么在实践上就会带有很大的盲目性,就会事倍功半。”他还指出:“可以说中国城市学已经在杭州破题,这对于高速推进中国城镇化是非常重要的一件大事。杭州城市学研究也会成为中国特色城镇化的里程碑。”夏宝龙同志在论坛上说:“在高速推进的城市化进程中,城市学研究工作抓住了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关键性问题。希望杭州城研中心能立足浙江、杭州,面向全国,既注重宏观战略层面的研究,又注重结合当前实际,抓住当前城市化中党委政府最为关注、市民群众呼声最高的城市热点问题,诸如交通拥堵、环境污染以及民生保障方面的问题,进行系统研究,适时提出一些具有针对性、可行性、政策性的对策建议,积极为党委、政府推进城市化出谋划策,充分发挥智库的作用。”
      中国城市学研究才刚刚开始起步,我们应该有一种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去从事城市学研究。如果中国再不对城市进行系统而又综合的研究,如果城市学的研究成果再不为中国数百万城市管理者所掌握,那么中国的城市化就会变成一场新的灾难。因此,要使城市化真正成为中国最大的内需之所在、最大的发展潜力之所在,就必须迅速地、大规模地、高水平地开展城市学研究。只有这样,中国才能以最小的成本、最低的风险、最大的成效,顺利地完成城市化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

分享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