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何谓“保老城、建新城”?

    每位城市管理者都在思考一个共同的命题――一座城市的核心竞争力究竟是什么?我们的答案是:一座城市的核心竞争力来自于城市的老街、老宅、老树,来自于老城,来自于城市的历史文化遗产。因为,一座城市的核心竞争力产生于,也只能产生于其固有的特色,也就是区别于其他城市的差异性、独特性、甚至是唯一性,只能来自于历史文化遗产,也就是说来自于历史城市的景观。城市是一个有机体,是一个生命体。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她的寿命已经长达数千年了,而印证她寿命的年轮已经有数千条了,代表它年轮的历史文化遗产是绝对不能破坏,绝对不能丢弃的。破坏、丢弃了城市的年轮,就是自毁城市的特色,就是自毁城市的知名度、美誉度,最终自毁城市的核心竞争力。
      但是长期以来,不少城市为推进城市现代化,误把大楼、大道、大立交看成是现代化的标志,按照“拆老城、建新城”的传统思维,大规模地拆除老宅、老街、老城,导致城市传统风貌遭受严重破坏,割断了城市历史文脉,抹杀了城市个性,出现了“千城一面”的局面。中国城市化最可怕的结果是欧美化、同质化、“千城一面”,就是“走了一城又一城,不知此城非彼城”。中国的城市化如果是这样一种结局,不仅是城市的悲哀,也是中国的悲哀、中华民族的悲哀。如何在传承历史文脉的基础上,推进城市现代化,实现新城建设与老城保护的“双赢”,是高质量推进城市化的难解之题、必解之题。
      我们认为,文化软实力已成为衡量一座城市综合竞争力的重要指标。一座没有文化遗产的城市,就是一座没有特色的城市,没有灵魂的城市,就是一座“千城一面”的平庸城市,一座没有吸引力、竞争力、生命力的城市。为此,我们必须既坚持关注经济硬实力,又关注文化软实力;既关注修复自然生态,又关注修复人文生态;既打造投资者天堂,又打造文化人天堂的理念,高度重视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保护好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和历史文化保护区,加强风景名胜区保护和合理利用,延续城市文脉,不断丰富城市的文化内涵。
      我们认为,杭州的历史文化遗产不仅属于杭州,更属于中国、属于世界;不仅属于我们这一代人,更属于子孙后代。我们只是受民族、受后人委托的历史文化遗产的“保管人”。我们反复强调,一个不懂得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领导,是一个不称职的领导;一个不重视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干部,是一个不清醒的干部。我们要求各级领导干部必须坚持“保护第一、应保尽保”,为民族和人类保管好杭州的历史文化遗产,为子孙后代留下这笔宝贵财富,真正做到上无愧于祖先、下无愧于后代,当好历史文化遗产的“薪火传人”。
      新世纪以来,杭州在城市建设上,借鉴了西方“城市更新”理论的合理元素,并吸取不少城市“拆旧建新”的现实教训,提出了“城市有机更新”理念,明确规定50年以上的老房子不准拆,把生物学中的“生命”概念引入城市建设,把城市作为一个生命体来对待,突出“有机”二字,坚持“以民为本、保护第一、生态优先、文化为要、系统综合、品质至上、集约节约、可持续发展”八大原则,传承历史、面向未来,和谐发展、科学发展,让杭州这座古老的城市青春永驻、生命长存。杭州的实践证明,保护与发展并不矛盾,完全可以按照“保老城、建新城”的理念,在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化推进之间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和最大“公约数”。
      十多年来,杭州坚持“保老城、建新城”的理念,把保护的重点放在老城,把建设的重点放在新城,从而使老城保护与新城建设在空间上错位发展。坚持“两疏散、三集中”方针,“两疏散”就是疏散老城区人口和建筑,严格控制老城人口总量,调整和减少老城工业、居住和行政办公用地,降低老城人口和建筑密度,改善老城居住生态环境,提高杭州城市品位,保持西湖及其周边地区“三面云山一面城”格局,保护杭州古城风貌,体现历史文化名城的千年神韵。“三集中”就是工业向工业区集中,高校向大学城集中,城市建设向新城区集中。推进了杭州城市建设重心从“西湖时代”迈向“钱塘江时代”,实现从“拆老城、建新城”向“保老城、建新城”的跨越。十多年的实践证明,杭州之所以能够实现保护和发展的“双赢”,关键是我们走了“保老城、建新城”这条新路和生路。

分享到:
返回顶部